【聲音】當我們討論籃球時,為何會想到足球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8

  原標題:【聲音】當我們討論籃球時,為何會想到足球

  “從小老師就教誨我們一個道理 ‘足籃打水一場空’。”

  這是一位網友在中國男籃不敵委內瑞拉隊后,說的一句俏皮話。他應該是南方人,“足”“竹”發音不分,但意思不難懂,中國足球不行,中國籃球到頭來還是不行。

  當我們討論籃球時,為什麼會想到足球?

  我想,這絕不只是因為它們都屬於大球之一種,而是中國足球傷我們太深——最狠的一個段子是,“為什麼不看國足?因為我想多活幾年”。瞧瞧,足球無關生死,但中國足球事關壽命。中國足球在球迷心中,就是這樣一個奇異的存在。

  印象中,中國籃球比足球強了不隻一點半點。雖然也有“兵敗釜山”、亞洲杯無緣四強這樣的傷痛時刻,但球迷從未對中國籃球失去信心。即使姚明離去后,中國男籃也讓人感覺仍在進步,時不時能給人帶來驚喜。

  國人最看重的奧運會,中國男籃自1984年起就從未缺席。在去年雅加達亞運會上,中國籃球首次席卷四金。而在世界杯開賽前,國人也普遍樂觀,認為男籃抽得好簽,又有東道之利,小組出線當無問題。中國籃球新的黃金時代,儼然呼之欲出。

  也許正是由於這種錯誤的估計,本屆世界杯中國男籃的表現一度讓人非常受傷。

  與足球迷不一樣,中國籃球迷們甚少倒戈,但此次在五棵鬆籃球館的看台上,整齊劃一的“李楠下課”聲,不止一次地響起。

  籃球圈內人也失去了一團和氣,有退役國手在社交媒體上爆了粗口。還有人說如果他當主教練,就不讓易建聯上場,讓那些年輕人看看自己到底有幾斤幾兩(大意)。更有籃球名嘴在男籃不敵委內瑞拉隊后表示,“不想安慰球迷,因為我也想被安慰”。

  總而言之,這一次世界杯上,輿論充滿了火藥味。

  與憤怒伴隨的是嘲弄。首當其沖遭受其害的是周琦和李楠。

  比如有人改編了和周琦、李楠有關的各種成語。一位署名“成語小霸”的網友洋洋洒洒地寫道:“中國隊這位曠世琦才琦貌不揚,甚至琦形怪狀、琦丑無比,媒體也吹得言過琦實。在場上基本就像若無琦事,看得觀眾莫名琦妙,主教練卻認為琦貨可居,最后留下了琦恥大辱,真是楠辭琦咎。而波蘭隊出琦致勝,坐享琦成,終究是琦高一著,絕境中化腐朽為神琦。球迷們也隻能不勝琦煩,勉為琦楠!”不愧是“成語小霸”,名副其實,但顯然因情緒化過重,難免偏頗。

  憤怒、調侃、群嘲、倒戈、爆粗口,還有最后一輪各種復雜的算術游戲……如果這一切發生在足球世界裡,我們不會奇怪,但現在籃球也已然如此。中國大球,原來同病相憐,男籃對國足的那點優越感分分鐘就能消失無形,這是多麼痛的領悟!

  我不認為,中國男籃遭受的各種憤怒和嘲弄是應該的。但小伙子們必須承受這一切。這是社交媒體繁榮時代的常態。誰都不是一座孤島,中國大球也不是。

  接下來的問題是,中國男籃真的會變成另一個國足嗎?

  我倒覺得,暫時還不至於。我們當然也希望未來不要發生那樣的事情。但前提是,中國籃球人要知恥,要看清殘酷的現實,要意識到,我們在進步,人家也在進步。中國球員如果一直生活在有球打、有錢賺的舒適區裡,不思進取,中國籃球如果不改變觀念,在選材、訓練、比賽各個環節盡快與國際接軌,那他們在亞洲僅存的那點自信,很快就會喪失殆盡。

  這方面,足球的教訓可謂慘痛深重。猶記得,上世紀80年代的時候,國足打日本都有富余,30多年過去,現在連緬甸都不服我們了。中國男籃可千萬不要走國足的老路。

  世界杯期間,易建聯在接受記者採訪時,曾眼眶泛紅地說:“我們確實要做些改變。一些年輕球員要放平心態,要接受一些批評和嚴厲要求。所有人都說路還很長,但說真的,一段路一晃一晃就沒了,我們能夠做的就是把握每一天。”31歲的阿聯不善表達,但他這段話說得好極了。他也最有資格說這些話。

  真心希望中國籃球就像阿聯說的那樣隻爭朝夕,把握每一天。眼看世界杯這段路,一晃就沒了,那就抬起頭來,走好下一段路,打好下一次戰役,為自己証明,也為中國大球爭口氣。

  (責編:谷妍、鄧楠)